云南陨石1克卖5万遭疯抢?律师:所有权或属于国家

2018年06月20日 15:21:02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被“星星”砸中后的边陲小镇

  云南多山,平整且肥沃的坝子自然成了当地人眼中的“宝地”。而有的地方也会以当地坝子数量为名,比如西双版纳,傣语中就是“十二块坝子”之意。

  勐遮,是这十二块版纳的其中之一,传说是佛祖释迦牟尼将湖泊变成良田的地方。2018年6月1日晚,火流星划过西双版纳的夜空,“大珠小珠落玉盘”。据目前判断,其空爆后残余的陨体主要散落在了这块坝子上,良田又变聚“宝”盆。

  听闻田间地里可以找到外星来物,且还可以卖个好价钱后,当地以及附近的村民展开了寻宝。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他省份甚至边境线外缅甸等国的收藏家爱好者也前来凑热闹。村寨里挤满了不同牌照的车。

  横在甘蔗地水稻田里的土马路上,有的村民骑着摩托或机动三轮来来去去。要是碰见陌生的面孔,他们的问候语并不是“多召哩”,而是一句“你买陨石吗?我有。”

  不时也有穿着筒靴的村民从地里跨上马路,相互简单询问着彼此的“收获”。有的并不愿多语,边走边甩着手中的竹棍,四下打量了一会后,将棍子扔进了一边的稻田中。

  

  在火流星“光临”后的三四天里,村民回忆,起码有上千人在坝子或小坡上捡“小星星”。绿意拂过的甘蔗地里,各色的阳伞和草帽点点散落其间,缓缓无序地游移。

  寻石劲最热的时候,有的还要挑灯夜战。晃动在田里的小电筒,闪出了当晚最亮的“星光”。

  一根竹棍,一双筒靴,是寻宝人的标配。“石头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冲击力大,在泥土地里会砸出很深的洞,大概这么深。”一村民比划着,拇指和食指拉出十公分的距离,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数据。“这地容易下雨,洞就积水,不好观察。所以用棍子探洞找石头。”

  在涌入勐遮镇寻找陨石的人流中,还有一群被称为“陨石猎人”的陨石收藏爱好者。一旦嗅到了陨石的“出没”,他们便会闻风而动。带上个人积蓄,踏上也许没有收获的寻石路,自负盈亏。

  蒋维就是其中之一。其曾在南京从事汽修贸易,后退居二线,只因爱好投身到陨石收藏。目前,他的一个身份是中国科学探险协会陨石科学考察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公开的资料显示,中国科学探险协会是由民政部登记的社会组织。2015年,该协会下全国首家由科学界领导和支持的陨石科学考察专业委员会成立。

  通过陨石圈内流传的视频,确认西双版纳应该有陨石光临后,6月2日下午两点半,蒋维飞抵西双版纳。辗转了几番,晚间的时候找到了曼伦村被“星运”砸中屋顶的村民家。

  考虑到时间太晚怕打扰到人家,蒋维、北京天文馆陨石专家张宝林一行便在门口守到了凌晨五点。

 

  在那之后,陆陆续续,六块,二十几块,一百多块,两百多块……被发现的数量持续递增,村上的人知道来了陨石专家,都捧着各自的幸运前来。

  “陨石猎人”们也在这些从地里搜罗出宝贝的村民手中,鉴宝收购。他们表示,此次陨石散落于平地和居民区,实属难得。

  “如果在荒山野外,技术力量和人力都有限。一般用GPS或者金属探测仪协助搜寻。”而去年中秋香格里拉的陨石搜寻,是每个爱好者的“痛”。“那次陨落位置不好准确判断,且散落区在大山中。在那找人都困难,更别说找一块可能只有拳头大小的石头了。”

  陨石真假,行家通过观察便知一二。

  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李世杰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解释,陨石在坠落过程中与大气层摩擦高温燃烧,导致表面熔融,会产生一层毫米甚至微米层级的玻璃质层。“这层黑色燃烧的痕迹,就是熔壳。”而气流冲击形成的熔流线,或者面团小凹坑似的气印,都能辅以佐证。

  同时,他也告知,这次发现的陨石并不属于少见的月球或者火星陨石,只是相对普通的球粒陨石。

  当然,肉眼观察只作辅助,完全确定其真假还需要扫描电镜、电子探针等仪器来鉴定。

  对于6月1日在云南西双版纳发生的这次天文现象,云南天文台科普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兴祥确认是典型的“火流星”现象。“但所发现的疑似陨石,也还需要权威机构的进一步鉴定,最终消息以官方为准。”

  在现场驻扎猎人们,将获取的陨石于3日下午打包快递寄往北京市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进行检测研究。

  官方的不确定,并不能抑止坊间的暗涌。

  传言如螺旋式地上升。口舌间,朋友圈,微信里,全是让村民甚至几百几千公里外的吃瓜群众,有点让人怀疑却又感到兴奋的信息。

  陨石到底能卖多少,村民们对于真假外最关心的问题。一位曾出现在村庄的白发“专家”的话,让村民们将信将疑。流传的视频里,这位“专家”手握石头,慷慨激昂。“这是上天赐予这里的神物。”

  “他说一克可以卖五万呢。”一村民回忆。不过,“专家”除了在村民间发表演讲外,也未见有所收购。

  “价格有点夸张。” 家住曼伦村曼楷龙小组的玉姐也曾见过白发者。“不过他有的话,村上的人也挺赞同。这些陨石,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来自上天的眷顾,极其珍贵。”

  玉姐和其他村民一样,把自己发现的陨石小心地包裹进一块勾有两圈橘色线框的手编白棉布里。过傣家节时,这种棉布会专门用来包孝敬给老人的钱和蜡烛。同时,她也计划着出让陨石换点钱,用于村里的防洪建设。

  期待能早点遇到识货之人的,还有岩香开一家。他家发现的陨石,也是全村认为最有希望卖个好价钱的。

  1日晚一块重84克的陨石击中了曼伦村岩香开家的屋顶,被打穿的瓦片,留下了这天外飞仙“肇事”的证据。

  这块被初步认定的新鲜球粒石陨石,经媒体曝光后关注度高,且陨石本身又具有“故事性”,陨石圈也公认“有价值”。如今,陨石也被岩家用四方的玻璃罩着“供奉”在家中,来往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但岩家很担心,因为人群中有不少人预谋“狸猫换太子”,还有人冒充蒋维徒弟想骗取信任拿走宝贝。“所以希望快点出让。二十万,就这个价了。”

  9日,一些关于该陨石被收购的传言也流出,但截至17时也未得到相关有效证实。对于村里的各类反应,早前,官方也作出提醒。要村民和“寻宝人”保持理性、谨慎,因为担心有人来炒作以后把假陨石混在中间牟取暴利。

 

  另一边,陨石猎人们的收购也开始了。

  曼伦村曼满小组的小玉,骑着摩托一路打听下,颠簸着来到了离家有十几分钟车程的曼楷龙小组。因为她们听说,那有“专家”在买陨石。

  这块指甲盖大小的宝贝,小玉对其估价是六千块。“之前听有人说可以卖到一万。”

  一方圆桌,几张矮凳,陨石收藏爱好者们搭起了临时的交易市场。一收购者将小玉的石头放于电子秤后,抬头问道“不到八克,状态也不错。你想卖多少钱。”

  小玉侧身对着小姐妹一笑“我不知道。”“你想要多少嘛。”“我不知道啊。”

  “想要很多很多。”看热闹的人叫嚷着。

  几个回合后,收购者们竖起食指和中指。“两千。”小玉瘪了下嘴“别人有说一万的。”对方笑笑,“现在没这个收购价,一克通常情况一两百就够了。不可能比黄金还贵。”

  圆桌旁边有人附和着:“你再自己保存几天,这里的天气潮湿,也会对石头有耗损,就会贬值的。”小玉听罢,低头和身边人私语几句后,将握有石头的手伸向了买方。

  “开张了,开张了。”买主将陨石收进塑料密封袋,用记号笔写上“2000,001”。

  前来出让陨石的,不只小玉一个。有的大跨步拨开人群走近圆桌旁,一开口便是“一克四千”,没有任何还价的意思。而有的则张望半天也迟迟不肯报价,在人群中探了半天脑袋,最后却一拍屁股骑上摩托,扑哧扑哧驶向村口。“不卖了,不卖了。”

  对于村民的各种决定,收购者们也不多言。“买卖双方遵循自愿原则,陨石的价格不是由个人说了算,都是市场来定。”

  “有了成交才有了价格。”一位陨石收藏者表示,各个买主的需求不同。有的想用于科研,有的则注重艺术性,符合自身意愿的藏品在买主眼中才有价值。“陨石一旦进入交易,就有可能经历一轮又一轮的成交。这个过程中它也在不停地被发掘价值。”

  最近,一颗称是于云南香格里拉发现的石陨石,出现在了某公开的网络拍卖平台上,7.7克,新鲜且颗粒完整没有破皮。最终,一拍买者以3688元的成交价格竞得。

  

  陨石流入市场,经历的也许就是买入,卖出,买入,卖出……的过程中。有时落入私人藏家手中,有时或被陈列于博物馆内,或者进入科研所被“解剖”。

  陨石的收藏爱好者们,也是交易者。他们在涉山下乡的寻石路上,和同行交流陨石的鉴定中,炼就“火眼金睛”。菜鸟阶段吃亏“交学费”也是不可避免的事,但大多都不愿多提及。

  积累到一定的底气,收藏爱好者们的触角会伸到国外。大型的展览如美国图森国际矿物珠宝展,以及一些综合博物馆举办的特展,同样是他们搜索“猎物”的阵地。

  2016年,一对肯尼亚兄弟在Sericho南部哈巴韦地区寻找家中骆驼的途中,发现了天外来客中最稀有的橄榄石铁陨石。其样品也在2017年的某国际矿物展上亮相,惊艳四座。

  “一定要拿下。”矿展上,蒋维一眼将其相中。据他讲述,之后自己便赶赴了肯尼亚,在两兄弟手中收购了一批作为收藏。

  同样在这些展览中“捕猎”的,还有国外一些赚差价,做资源搭桥的中间商。“这些私人厂商也是收藏家,会与博物馆作藏品的置换,然后再将换来的藏品出售给有意愿的买主。”一位姓冯的陨石爱好者透露,一些做科研的机构也会参与到这样的交易中。

  “科研经费有限时,就拿出已经研究过的样品,交换私人藏家中的陨石,通过对其研究了解行星的组成。比如要是找到有水的痕迹,那一定是重大发现。”

  目前来讲,这样的交流只存在于一个小范围内,陨石收藏还属于小众,相应的市场也不够完善。不过,业内人士也认为,如果说1976年吉林的陨石雨为国内陨石科研下了一场甘淋,2013年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的陨石坠落刮来了寻宝风,那2017年香格里拉以及今年西双版纳火流星事件的引爆,国内的陨石爱好收藏圈,将迅速扩大。

  从去年的一万一克悬赏云南香格里拉陨石,到今年西双版纳爆出的“天价”陨石,只要有这个天外来物的出现,似乎就会引起一轮寻宝热。

  谁先找到谁就得,似乎成为这个“寻宝”游戏里的规则。但有观点认为陨石的归属权尚存争议。

  我国《宪法》《物权法》规定:土地属于国家或集体所有;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或集体所有。

  其中这个“等”字,存在着空隙以及探讨的余地。

  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律师赵云曙告诉记者,陨石作为天外来物,我国法律并未对其所有权的归属作出明确规定,不过目前我国主流的法律观点认为陨石是一种特殊的矿产,其所有权属于国家。

  赵云曙也提到了之前的一起陨石官司,从目前的结果看也可判断一二。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市牧民朱曼在自家草场上发现了一块17吨重的陨石,并认其为己有25年。直到2011年,这块陨石被阿勒泰市政府拉走。

  之后,朱曼向法院提起诉讼,希望阿勒泰市政府归还陨石。法院一审、二审均判决驳回起诉,朱曼提出申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将此案发回阿勒泰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重审。2018年1月3日,重审判决下达,法院驳回了朱曼的诉讼请求。

  “但根据目前法律,的确也没未作出规定陨石所属权,所以也是允许陨石在民间的流动和交易。”同时,赵云曙也表示,在陨石交易过程中,如果出现诈骗的情况,涉案人士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并不会因为交易物品的性质有什么改变。”

吴金明

责编:

视频新闻

  1. 喀布尔的巴士图书馆,是阿富汗儿童的阅读天堂(图)
  2. 推翻马新高铁 马哈蒂尔打的什么“牌”
  3. 高校“人工智能热”引热议 人工智能应该怎么学?
  4. 美飞行学校数十中国学生均持签证 曾有学生遭威胁
  5. 中国大数据产业发展的“贵州样板”
  6. 浙江前四个月查处2079件环境违法案件
  7. 领红包、购物打折 这些互联网骗局让老年人如何防?
  8. “活化石”扬子鳄再次出口日本
  9. 烘干机热风烧坏窗框?纽约华裔洗衣店主遭索赔数十万
  10. 兰州特警开趣味“安全讲堂” 幼儿园萌娃变“英雄战警”
  11. 老人为证明“还活着”身心俱疲 奇葩证明何时休?
  12. 外国留学生在华个个都拿高额奖学金?德媒:比例仅一成
  13. 中国长三角青商高峰论坛揭幕 青商看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前景
  14. 阿里巴巴、菜鸟与中通达成战略入股协议 共同探索新物流机遇
  15. 安徽歙县:朴而不凡的徽州砖雕
  • http://www.jztvdsxj.com/shUzXmu_MW/
  • http://www.jztvdsxj.com/shmlQev/
  • http://www.jztvdsxj.com/sh6JVa/
  • http://www.jztvdsxj.com/shdc/
  • http://www.jztvdsxj.com/shlNJVq/
  • http://www.jztvdsxj.com/shkIH3K/
  • http://www.jztvdsxj.com/shAYgQ/
  • http://www.bjziteng.com
  • http://www.jztvdsxj.com/sh73Za7_Kkw/
  • http://www.jztvdsxj.com/shqWf/
  • http://www.jztvdsxj.com/shF2g/
  • http://www.jztvdsxj.com/shpESS_0x/
  • http://www.jztvdsxj.com/shhUAof/
  • http://www.jztvdsxj.com/shUzXmu_MW/
  • http://www.jztvdsxj.com/shhUAof/
  • http://www.jztvdsxj.com/shNSGKj/
  • http://www.jztvdsxj.com/sh62HK/
  • http://www.jztvdsxj.com/shFtYg_Snq3P/
  • http://www.jztvdsxj.com/shdc/
  • http://www.jztvdsxj.com/shF2g/
  • ?812542.html
  • /221148.html
  • ?eix8d.html
  • /vzkwi.html
  • /772916/q8ti3.html
  • /xvy2e/027964.html
  • ?0suhk/086691.html
  • ?411740/wnttw.html